一、江湖赋
  
  一襟明月,千山烟雨。两袖清风,百年尘嚣。仗剑以行江湖,吹笛以遣春秋。日出霞曜万丈,犹少年空视四海。月睡寒笼百邨,疑老叟茫顾平生。涉滩度险,揽辔止步。度于不得不度,止于不得不止。时怀乱愁如织,身不由己。常逢薄情似纱,心有所顾。盛则怨江湖其小,桃李春风。衰则嗟江湖其大,江湖夜雨。
  
  茅屋愁眉,青楼丝竹。穷士问财,富人卜安。各有其境,各揣其思。江湖不乏风波,舟楫常恐失坠。潮起潮落,云卷云舒。凭欄远眺,万类共荣。拾级俯瞰,百枿齐舒。叹妙色其踵接,忘危机其迭生。入丛林其内即讶蟒兽其凶,立湍流其中旋知鳞介不温。所谓风雷隐于冲淡,冲淡凌于锋芒,非大智者不足以明也。
  
  庸徒困于欲望,逐名夺利于未逮。居高而狂,处下而卑。比肩悖量力其旨,饮啖违肚囊其容。或以近人为靶的,或为陌客设棋局。过河拆桥,瞒天过海。抽刀断水,焚香诱蚊。逾之欣然,逊之哀然。江湖险恶,不亦悲乎!
  
  入世浅,以察言观色为能。入世深,以会心通神为宗。故不因一事而定良善,不囿一言而划朋俦。延时日作综合之判,取众人酌谨慎之论。糊涂非晦涩不昧,聪慧实杂乱惘闻。疏小人,远诘诽。虽喜清凉界,不咒奈何天。静坐葫芦,自立江湖。喜悲不避,雅俗不欺。知行如是,同予者谁?
  
  九天居士撰《江湖赋》,状云谲波诡幻图。情谊如潮,满堂花醉。红尘多冷,一剑霜寒。莫衷一是,江湖也。所思万殊,江湖也。智门照有,慧门鉴空。铺天锦绣,自在中流。
  
  二、情人赋
  
  情人者,情感互通,了无挂碍也。或朋俦,或家眷,或其他。诸因叠沓,精微不能。
  
  南朝《乐府诗集》曰“情人不还卧,冶游步明月。”鲍照《翫月城西门廨中》诗:“回轩驻轻盖,留酌待情人。”唐代韦应物《送汾城王主簿》言:“芳草归时徧,情人故郡多。”睹前人华章,九天居士良以有叹:“噫!情人岂可拘于一隅哉?”
  
  时移事移,情人内涵生变。若水下潜鳞,若林翳栖鸟,成私密之物。人之为人,因情而在,因思而立。绵渺时空,或张或聚。须臾骤变,仗情思之功也。樱红蕉绿,积流光以徜徉,假鬼神以心合。个中玄妙,非入其内者不明其理也。予向前尝撰《自度曲·
情》,聊作诠释之文。辞曰:
  
皇家赌场hj9292 ,  春梦花深,身沐夕阳。云来烟往,几多呢喃鸳鸯?月含羞,玉纤香动别离愁。墟烟袅袅,谁道落絮了无响?千山浓绿,时时缀落天涯雨。犹记初见,斓姗烛光。钱塘浪卷,摇荡无极。乍起乍伏,疑作神仙倘徉!暗香疏影,以心会心。才士文章信美,裁云缝月杳无追。四海尽佳处,芝兰吐芳。天地缠绵,茫茫红尘雁影微。
  
  常忆青衫司马,任它西风消息。孤云清波,南北几人随?万壑,流水披纷。
风月、华灯、举樽,唯有销魂!江头朦朦千树,残雨弄晴。欲歇,云端久无寐。又来金风玉露,楼台弥雾。醉卧如初,如居阆昆。
寂寞沙洲,老夫一饮千锺。吹笛,佯作从容。溪桥欄杆,呓语酣眠。婆娑泪眼,满目春山。
太阳城赌城平台 ,  
  情人者,灵魂相交也。弃名利,杜荣华。远近相念,生息相牵。炽时若火,淡时若兰。和光同尘,坚不可摧。穿透时空,不见绝期。三生之物,百代恒光。

共 11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