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周公之不骄不吝,有才何可自矜;观颜子之若无若虚,为学岂容自足。门户之衰,总由于子孙之骄惰;风俗之坏,多起于富贵之奢淫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