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战时期保卫常德的中国军队,是国民党陆军第74军57师。
在易攻难守、无险可凭的情况下,以八千之师,对付装备精良的四万之寇,孤军奋战16个昼夜,仅剩师长余程万率200余人突围(包括两名美国记者,其中就有著名的爱泼斯坦),几乎全军阵亡!同时给日军造成了重大伤亡,敌人在常德城郊丢下了上万具尸体,大伤元气。
战后,蒋介石闻知常德失守,余程万擅离阵地,震怒之下,下令将其撤职、扣押,送交军法处审判,并扬言要将他判处死刑!余程万被押解至重庆。
消息传出,常德民众群情激昂,六万多人签名作保,求免余程万一死,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、74军军长王耀武也出面求情,57师的残部更是感到奇冤难辩:指挥官竭尽全力守城了,为什么还要被处罚?
最终,余程万被判服刑两年了事。刑期未满,王耀武再向军法处说情,将余保出,在第24集团军服役,渐升至第26军军长。
余程万冤不冤? 说冤,也不冤。
战前,蒋介石就下了死命令“一定要守住常德,驻军须与城共存亡”,并一再要求“不成功,便成仁”。这命令的背后,是牺牲57师以缠住日军主力的决心。而余程万当即复电:“保卫常德,本师官兵,极感光荣,均抱与常德共存亡之决心……”
余程万常训诫部属:“军人之职为国守土…国家利益高于一切”。大战前夕,他发表57师保卫常德文告:“各级官兵应有坚定的决心,应该认清生与死的界限。假如我们是为了保卫常德,争取国家民族独立自由而死,这死比生更有价值,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历史上留下名字,就是我们父母、妻子,也同样沾到光荣……总之,有虎贲存在,常德一定存在。”
要求部属为国赴死大义凛然,为何最终主帅独活?这是余程万后来遭到诟病的主要原因。
说不冤,当然冤!
在艰苦卓绝的抗战史上,由于敌我双方武器装备悬殊,面对大规模进犯,当时的中国军队能在一个中级城市坚守5天已很困难,而74军57师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,在无险可守的情况下,坚守了16个日夜,这本身已经是奇迹!战后的常德城,从东门直接就可看到西门,余程万率领57师的确已经做到了与常德共存亡。部队已经打完,常德已成废墟。
“弹尽、援绝、人无、城已破。职率副师长、指挥官、师附、政治部主任、参谋主任等固守中央银行,各团长划分区域,扼守一屋,作最后抵抗,誓死为止,并祝胜利。第七十四军万岁……”
这是余程万发给司令长官孙连仲的最后电文。当时,城内大火蔽天,日军已经从各方冲入城内,余程万自己也拿起枪,率残部死据城西南一隅,与日军拉锯搏斗。
守城主官已经尽到了一切力量,57师官兵也已经尽到了全部责任。
余程万所欠的,只是一死而已。
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是从执行命令完成使命的军事角度,还是从为57师保留一点火种的情感角度,余程万的突围决定都无可非议!
余程万是什么人?
这位大名鼎鼎、饱受非议的抗日名将,是广东台山人。他1902年5月24日出生在广东台山县获海区光大乡的涨村,一个百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。
在国民党军队中,余程万堪称文武全才。他家境富裕,早年受过良好教育,毕业于番禺师范学校。番禺师范学校就位于现在广州中山四路的番禺学宫,即后来毛泽东主办的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所在地。毕业后,他就在附近的番禺高等小学任教。
1924年,他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,成为军校中为数不多的有大专文凭的学生。因他的学识和老练,很快便脱颖而出,成为黄埔学生中第二个晋升将官的人(第一位是海军局代理局长兼中山舰舰长共产党人李之龙),当时年仅25岁。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