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狮美高梅官方网站 2

洪亮猜想大姑是在卸妆的时候接奶奶电话的。因为奶奶在喊,你说什么啊,啊?我听不见啊。应该说是听不清。她那儿当然听不清,化妆室里挤满了电视台和报社记者,当然还少不了各种大款和大官。他们早就在那儿候着了,争着抢着把鲜花和请柬往大姑手上塞,大姑满眼都填满鲜花笑脸满耳朵都塞满掌声。洪亮敢保证大姑根本不记得他们谁是谁,可是大姑肯定会说:记得记得,当然当然,一定一定,我真的好感动……好感动哦。这时候她的经纪人过来了,那个色色的小胡子,把手机从别人头顶上递过来。大姑皱着眉说,不接不接,我不是说过了吗,我不接电话。可是小胡子挤过来趴在她耳朵上说,是你老娘。大姑这才把态度端正了一点,对大家说,不好意思啊,真的……不好意思!

奶奶没急事不会在半夜打电话的。平时这时候她早该上床了。可是大城市里夜生活这才刚刚开始。霓虹灯。热气球。模特表演。还有音乐喷泉。大城市是看不见星星的。地上的好东西太多,还看天上干吗呀?总之他们天天都在过年,那儿的人天天都在傻笑。大姑躲进厕所里,应该叫洗手间,对奶奶说,什么事啊妈?这么晚了还不睡?我正在演出呢。奶奶说,我倒是想睡,可我睡得着吗?你们一个一个都这么大了,还不让我省心!说着奶奶就抽泣起来。大姑急得直蹦,说妈你有话快说啊,我还在演出呢,急死我了。奶奶说,这一句话又说不清楚,你还是回来一趟吧……爸爸抢过电话说,姐,你别理她们,完完全全百分之百是胡闹,你放心吧家里没事。然后啪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上了。

洪亮猜大姑肯定又在跺脚。当然,如果她看见奶奶抽了爸爸一个大嘴巴,她更要从窗子里跳出来,坐上直升机,然后直接降落在凉台上。

其实这件事一点都不复杂,要叫洪亮来打这个电话,一句话就说清楚了。可惜他们总是无视洪亮的存在,好像他是个玩具熊,一挥手就滚到一边呆着去了。不就是想让大姑回来给小姑父换个单位吗?语言表达能力太差。

当然,如果还要交代背景的话,就要稍微费一点事。

大姑是洪亮家的台柱子。这样说并不因为大姑是个歌星是个名人,在哪方面她也是个台柱子。洪亮的意思是,他们家的生活从各方面讲,都离不开大姑。如果没有大姑,就没有家里的一切。也许今天为下岗发愁的就不是小姑父而是爸爸,妈妈的衬衫厂早就破产了,小姑也不可能穿着制服神气活现地去踹人家的菜篮子,他们当然还住在西码头那间墙脚长着白毛的工房里,洪亮更用不上联想天禧5010L。

可以说没有大姑洪亮也没有今天这么聪明,也许至今还跟他们班的王大孬一样,一天只知道流口水,再不然就骑到围墙上盯着女厕所发呆。

问题不在于大姑有没有能力办成这些芝麻破烂事,问题在于大姑有没有必要没完没了地插手地方上的破烂芝麻事。他们的分歧就在这儿。爸爸的看法是,大姑已经不容易了,不能什么事都依赖她。她自己的事还烦不过来呢,再给她增加负担就太没良心了。

奶奶当然也不愿意给大姑找麻烦,可她顶不住亲家母的眼睛水。小姑精得很,她自己不出面,她知道一开口就要挨骂,就让婆婆天天上门来淌眼睛水。一淌眼睛水就要讲到从前守寡的日子,一讲到守寡,奶奶就跟着淌眼睛水,然后就飞流直下三千尺一发不可收拾了。奶奶既答应了她就不能不办到,要是办不到奶奶就会觉得很没面子。面子从前并不重要,从前奶奶拉扯大姑小姑和爸爸,什么苦没吃过什么事没经过什么气没受过?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是个讲究精神文明的时代,面子就跟身上的衣服一样重要,没有面子还怎么出门?怎么上街?怎么和邻居大声打招呼?怎么跟老熟人叹息北京的复杂?

奶奶坐在地上,捶着柚木地板,拖长了声音哭:我都答应过了,我都答应过了呀。

爸爸急得团团转,一张脸就像干透的抹布,两只眼就跟小兔子一样。这时候绝对不能招惹他,他发起火来一巴掌能拍死你。妈妈垂着手站在门外,走又不敢走劝又不敢劝。她要是敢吭一声就更麻烦,奶奶非把她的事也掀出来。前年舅舅做生意做亏了,是大姑出面帮他承包了一家水泥厂。事情办成了妈妈还瞒着奶奶不讲,后来被戳穿了奶奶就觉得很寒心。不是肥肉不巴皮,不是精肉不巴骨啊,我把心掏给你吃了都不管用!把爸爸骂得屁都不敢放一个。她骂的是爸爸,指的却是妈妈,这样家里的气氛就很奇怪。有一段日子吃饭只听见碗筷响,放下碗只听见电视响。洪亮猜想,为这个他们两个也少不了冷战。

其实小姑赌气也是莫名其妙:她认为家里人都瞧不起她,好像从小她就受着虐待,没文凭没本事都是家里给她照成的。她认为这不是烦不烦的问题,而是一碗水能不能端平的问题。手心是肉手背不是肉?为什么要亲一个疏一个?大姑现在的做法让她在婆家都抬不起头来。她说,你自己亲妹夫饭碗都不保了,却去帮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小老板。

总而言之统而言之,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复杂得一塌糊涂。他们都是好人,他们对洪亮都不错,所以洪亮也就不好表态了。帮谁不帮谁,这可是个立场问题。他觉得,其实最该同情的还是大姑,做了好事还不讨好。这就叫一斗米交个恩人,一担米交个仇人,好人做不得啊。

唉,当个名人真难,当个名女人更难。

妈妈顺着墙跟溜进房间里,关上门,靠在那儿想了一会儿,突然汹起来:洪亮你怎么还不睡觉?你作业做了吗?这么大人了睡觉还要我催?

洪亮不情愿地拉开被子,心想你就只能管我,有本事你到外屋喊一句试试?然而就在他脱裤子的那一刻,突然来了灵感。

他问:妈,小姑父在哪上班?

妈妈帮他拽下毛线衣,说,你问这个干吗?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。又叹气,说物资局从前是个最吃香的单位,现在也搞得人心惶惶了。

洪亮说,早讲啊。那,这事包在我身上了。

妈妈笑了,打他一巴掌:你能的!

洪亮坐起来说,我真能。我们班王大孬你知道吧?他爷爷什么事办不到?

妈妈说,那好啊,你去跟奶奶说吧。你能把奶奶哄睡下我有重奖。

于是洪亮就跑出去哄奶奶了:奶奶奶奶别哭了,哭伤了身子划不来。你一哭我就睡不着。不就是小姑父那点事吗?我能给你解决,你放心吧。

奶奶愣着,不哭了,可是泪还流个不停。

洪亮就趴在地上唱:老鸡带小鸡,走东又到西,老鸡叫个咕咕咕,小鸡唱个唧唧唧;老鸡骂小鸡,你这个坏东西,叫你唱个咯咯咯,为啥偏唱唧唧唧……

其实奶奶好哄得很,一哄就笑了:哎哟小老子唉,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?还是我孙子知道疼人。不管你能不能,奶奶知道你的心了。奶奶听你的!

洪亮躺在被窝里很兴奋,好长时间睡不着。他想应该怎么和王大孬讲他才有劲。又想到了梁菲菲,梁菲菲她爸就是物资局长,要是把梁菲菲拍上了那该多棒。要早知道这样他早就出手了。该出手时就出手哇,风风火火闯九州哇,咳儿呀,依儿呀,咳咳咳咳依儿呀!

现在来说说洪亮自己。老说大人的事太没劲。

其实洪亮自己就有许多烦人的事。首先是关于学校的。市一中是省重点,中考时洪亮差了三分没进去。本来洪亮想,二中也不错,二中文艺体育厉害,这很对洪亮的胃口,混几年混出个青春偶像也说不定。他把这想法给大姑透露过,大姑也说好啊好啊,我回去就帮你吊嗓子。可是大姑回来根本没教他唱歌,也没去二中,而是直接去了市委。然后家里连招呼都没跟他打一声,他就坐在一中的教室里了。他们总是这样的,从来没把洪亮的想法当回事。好像洪亮不是一个人,只是一个物件,一只手提包,想往里头塞什么就塞什么,想把它扔哪就扔哪。大姑说,亮亮你要听话,想唱歌以后有的是机会,以后我保证教你。然后他就只好相信那个保证了。然后,他连想都懒得再想了。他的理想破灭得如此简单这么容易,连个肥皂泡的光彩都没见到,洪亮自己都很惊讶。

其实一中有什么好?一中的本事就是死背书的本事,一进学校门就像进了山洞,让人觉得恐怖。整天就看见一群傻孩子瞪着死鱼眼睛,背单词背课文。他们的嘴巴一开一合,就像缺氧的池塘里浮到水面上来的小鱼。而作业,这些倒霉的作业更像老师放出来咬人的疯狗,撵得你撒尿的功夫都没有。

再有,就是让人无法忍受的歧视。洪亮是班上借读同学中的一个,属少数派。由于他们的到来,老师的讲台离黑板只剩一尺宽,如果老师是个胖子,那他写完字必须先退出来才能面对同学。这样同学们看他们这些人就跟看珍奇动物那样:你爸爸是什么官儿?你们家赞助了多少?哇,真厉害!其实人家不是在夸你,人家是在骂你。可怜那个王大孬听不出来,还吹他爷爷怎么样怎么样,结果当场他就得了个外号,叫王主任。王大孬身大力不亏,在班上所有可以排队的项目中都排倒数第一,很快就叫大伙挤到墙犄角旮旯里去了。现在的王主任也就只能跟在洪亮屁股后头,偶尔威风一下而已。他原本是要当蛊惑仔的,结果却当了蛊惑仔的跟屁虫。幸亏洪亮当时留了一个心眼,没有亮出底牌。直到初二,有一天班主任古老师把洪亮叫出去问话,大家才知道着名歌唱家洪梅是他的大姑。就这样,当时班上也恍然大悟似的发出一声惊呼:噢————

还有,就是班主任老古了。老古的眼镜很厚很圆,像个酒瓶底还是老掉牙的,老远看眼睛就像金鱼一样凸出来。老古从来不笑,一天就把眉头锁起来,好像谁都欠他的。他说,我是教高中语文的,我一直是带毕业班的,动不动就说这是常——识性的问题!总之他当我们班主任是大材小用了。自从他知道洪亮的大姑以后,就时常会有意无意地问洪亮:你大姑又到哪去演出了?你大姑最近回不回来?这点最让人讨厌了,说他是个歌迷吧他连大姑是什么唱法都搞不清,说他不懂吧他又好像比谁都关心歌坛新闻,连李娜出家当尼姑他都知道。

这天学校在大操场开动员大会,校长让教职工和同学们都行动起来,动员老校友回校参加八十周年大庆。这么个破学校居然有八十年历史,比奶奶岁数都大,这倒让洪亮大吃一惊。在他看来这个学校就算操场还开阔一点,其他的一切都是窄窄的挤挤的小气巴巴的,如果它真有那么老也只能是个永远长不高的侏儒。开完会大家正在议论这个不可思议的侏儒,老古过来摸他的头说:洪亮你有什么想法?洪亮说我没有什么想法。老古说,你大姑回不回来?洪亮把头一犟:我怎么知道?心想就你这破学校还想请大姑来呀?你请得起吗?不过他没吭,他懒得吭。这时梁菲菲一惊一乍地跑过来说,哇!洪亮你大姑也是我们校友耶,帅呆了耶。

这让洪亮再次大吃一惊:你听谁说的?

梁菲菲把手一拍,摆一个啪啦啪啦舞姿说:不告诉你。

他抬头看看老古,希望从他那儿得到证实。可老古的眉头又拧起来,眼神已经离开了,从操场上方飞出去,好像追着一群鸽子,而那鸽子早就飞上云端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留下一丝并不好听的哨音。

然后全班都知道大姑是一中的校友了,而且是学校邀请的贵宾。这样一来洪亮也成了班上的明星,大家说,洪亮你无论如何要把你大姑请回来。洪亮学着老古的姿势,把眉头拧得很深刻,拖长了说,我大姑哪有时间啊?她下半年有好几个国家要出访,还要去新疆西藏慰问,你们想要就来啊?学校想要就来啊?学校重要还是国家重要?你以为啊?

其实洪亮心里也希望大姑能回来,洪亮都有半年没见大姑了。大姑一回来,家里就热闹起来。大姑一回来,爸爸妈妈也就不会冷战。大姑一回来,一切一切的问题都将得到解决。真正的蛊惑仔都是这么干的,心里想的永远不要和嘴上说的一样。洪亮就带着这些想法回家去,所有烦人的事都被踩在了脚下,过了街口,梁菲菲突然拦前面说,洪亮,我跟你说句话。梁菲菲的小胸脯一挺一挺,两只电眼一闪一闪,空气一下就变得粘滑起来。

王大孬说,拿我当电灯泡啊?

梁菲菲说,你本来就是电灯泡,你以为你是谁啊?

王大孬只好一个人先走了,走时还拍拍洪亮肩膀,好像他很会做很慷慨很酷毕,弄得洪亮有点飘飘然。梁菲菲是班上的文艺委员,一直是大姑的崇拜者,模仿大姑《你的深情我不懂》绝对能上模仿秀。另外这妞儿还看得过去,是班上的电眼小魔女排名第一。王大孬总想拍她拍不上,只能大口大口咽吐沫。更重要的是,她爸爸就是物资局长,一级保护动物,洪亮还能不认真对待吗?

小姑父的事洪亮原本是托王大孬的。王大孬的爷爷最疼王大孬了,只要他到爷爷奶奶身上一爬一闹,两把老骨头就化了。可是这回居然没有闹得赢,他爷爷说,小孩子懂什么?你爷爷也要求人办事。他求的人就是梁菲菲的爸爸。

这样洪亮就觉得有点亏:逮不着菩萨乱磕头,磕了半天菩萨就在身边坐着。既然拐弯抹角求的是梁菲菲,那何必把人情送给王大孬?难道洪亮不想拍个婆子玩玩?难道洪亮不喜欢电眼小魔女?从前洪亮懒得理她是因为她老跟着吴小敏跑,现在情况变了难道洪亮不应该实事求是与时俱进?这样下课时洪亮就故意把梁菲菲书包碰翻了。

替她拣书包的时候,洪亮找到了大姑的照片,说,你不是想找我大姑签名吗?怎么后来又不说了?梁菲菲眼球都要跳出来:说了你又不理,骄傲样子。洪亮压低声音说:你的事还不是一句话?只要你肯保密。

他看见梁菲菲点头了,她脸上的红血球像听见下课铃声那样刷地冲了出来,又像做课间操那么整齐地排着队,咔咔咔咔布满全身,连手臂都红了。然后,他们就开始递条子。梁菲菲生日那天,洪亮还特意去买了一只奶嘴送给她,樱花牌的。于是梁菲菲就趴在桌上幸福了整整一天。

洪亮瞧着梁菲菲说,你把我的事办得怎么样了?我小姑都急死了。

梁非菲说,跟我爸都磨好几天了,他说要查一查。

洪亮说,那就快一点。

梁菲菲把嘴一撅,知道了。

洪亮说,猴子不上树,多敲……

洪亮只好打了两下嘴,又笑道:菲菲你要把这事办成了,我大姑回来别说给你题字,就是想和她合影也是一句话。

骗你我都不是人!骗你我把两条前腿放下来在大操场爬三圈!

洪亮看见梁菲菲笑的时候是把手背挡在嘴上的,小鼻子揪成了一朵玫瑰花,眼睫毛长长地搭下来,像极了卡通美女小鹿泉子第一次遭遇心上人,好卡哇依哦。于是这情景就一直伴随洪亮入梦。

喜讯是小姑送回来的。她一进门就给奶奶一个热吻,啪地一响。当时正在吃晚饭,奶奶一抖把稀饭都泼了。小姑说你们办好了也不给我打个招呼,搞得我都觉得不像是真的。

奶奶说你发什么神经啊?

小姑说,下岗啊?今天名单公布了,没有他。

然后一家人都傻掉了,你看我我看他,就好像他们是在看乒乓球比赛,那个球跳来跳去总也落不下来。洪亮再也憋不住,把饭结结实实喷了一桌。

小姑拨拉洪亮的脑袋说,亮亮你有这个本事怎么不早讲?早讲那二斤酒鬼不就孝敬你爸了?害得我们到处找人,托科长求局长,局长再去找局长,谁愿意拍他马屁呀?我一见他那眼神就恶心!

奶奶训小姑说,什么乱七八糟的?你跟小孩子扯这些干吗?

小姑说,哎哟喂对不起对不起,我一高兴都忘了我们亮亮还没长成大人呢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咱亮亮不是比大人还管用吗?小姑搂着洪亮摇来摇去又在脸上啪地亲一口,大惊小怪说,亮亮个子都快赶上我了,哎哟都长小胡子了喂!

说得洪亮脸都烫起来。

奶奶笑,我早知道亮亮有出息,比你们几个都有出息。

妈妈在这时候是不说话的,只把手在他脸上摸摸,又把他褂子扯扯。可洪亮看得出来,妈妈的眼神柔和,放着光芒,眉毛是翘上去的,这就叫扬眉吐气。他明白妈妈的心情,她越是不说话越是能体现出她的满足和自尊,越说明她贤惠温柔。是洪亮给妈妈争了口气,让她在家里挺直了腰杆。

只有爸爸不吭声,阴着个脸,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,然后咽口吐沫回屋去。洪亮想,爸爸是无话可说。因为这事从一开始他就认为是不可能的,就是大姑回来也是办不到的。现在叫洪亮办成了,他不是很没面子?想到这一点,洪亮觉得自己肚子筋都要笑断了。

可是爸爸又回来了。他侉个脸说,你们不要这么夸他,这有什么可夸的?对小孩子有什么好处?他才多大了?就学会这一套了!这件事到此为止,也不要在外面炫耀。还把洪亮膀子一扯,去去去,写作业去。

洪亮看看爸爸,想笑。不过他没吭,乖乖地回屋去。他觉着,爸爸已经可怜到这种程度了,说什么都没用。在这个世界上,什么都不要说,有本事就去做。还是把说话的机会留给别人吧。

果然,他一离开,爸爸就倒霉了。

奶奶说,你现在怎么弄成这个样子?这一家人个个都对不住你?你自己没本事也就算了,不帮人也就罢了,怎么连自家儿子都要妒忌?没出息样子!

妈妈说,人家现在是干部了,纪委了,了不起。这话要是我讲你们还不信。

小姑说,我都懒得讲了,他这张脸挂办公室里人家都嫌假冒伪劣。也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当上干部的。你回西码头还认不认得路哦?

我讲什么了?我怎么得罪你们啦?我是说对小孩子不好,我又没讲什么……

洪亮想象爸爸双手高举招架不住的狼狈样子,一个跟头从床上翻过去,两条腿连连发射万炮齐轰万箭齐发。红毛老怪的胸脯早已被激光连环炮打得烂棉絮一样,正在泥塘里绝望地挣扎,并且缓缓下沉。

洪亮打开电脑,一本正经敲上了刚刚从老古那里听来的一句话:

在这个世界上,想得到别人尊敬的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打败他们,比他们更强——迈克尔*乔丹。

美狮美高梅官方网站 1

美狮美高梅官方网站 2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